• 旧曲重听

    2008-06-29

    分类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waveswaves-logs/23784207.html

     

    几年前,曾在一个叫LONELYTEBIT的网站下了很多首曲子,取名《天籁》,在异乡的不少晨昏会打开着听。很久了,今天再次打开来全部播放,当放到“I MISS YOU”的钢琴曲时,忽然心里变得无限柔软,涌上感伤,好象雨水淋入。有句话叫“旧曲重听,犹如当年醉里声”,念一遍,即可让人落泪。“感伤是一种病,而怀旧是一种终生不愈的残疾。”这话或许太狠,当却表达了“过去的美好时光”这一永恒性。

    思念的往往不是思念某个特定的人,特定的事,如果有,那它很可能只是假象。思念的本身,是思念逝去的不可反复的时光。

    这样听上去真得是很冷漠。可是情到浓处方转薄。这几天看《三诗人书简》,是我喜欢的里尔克,茨维塔耶娃,帕斯捷尔纳克,三人之间的书信。一封封炽热的信,每一段每一行都是最纯真的情。如此深浓真切却又与现实与生活无关。但即使是这样真切的柏拉图的感情,都也还是掺杂着埋怨的控诉的,和现实亦没有两样。茨维塔耶娃是这样埋怨里尔克的:“我不爱大海,我无法爱。(大海)这么大的地方,却不能行走,大海在运动,而我却只能看着,大海就是那样的一个舞台,亦即我虽心里明白却被迫静止不动。。。而在夜间!大海是冰冷的,汹涌的,隐秘的,不爱的,充盈自我的,就像里尔克!我怜悯陆地:它感到冷。大海却不感觉冷,这就是它,它的内部充满恐怖,这就是它,它的实质,一个硕大的冷藏器。。。”所以,这样看来,感情充沛也许并不是什么好事。因为这样的心会需要很多很多,各种各样的情,所以自然难以在某一处长久和专一,这样的心就像是大海,就像爱情的本身,它是一个巨大的冷藏器。

    但如果内心与生俱来的感情充盈,那么就需要节制,像帕斯捷尔纳克那样。惟有节制,隐忍。才可以做到真正的情深义重呀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分享到: